首页 > 学术思想 > 正文

提出外科三焦辨证理论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5-12-01 11:08:02 点击次数:1448

对于感染性疮疡疾病,张庚扬教授进一步发挥清代名医高锦庭的“按部求因”的辨证方法,善以部位辨证为主,按疮疡疾病发生的上、中、下部位进行辨证,亦称为“外科三焦辨证”,既符合外科疾病辨证规律又便于掌握。

外科疾病总的发病机理主要是气血凝滞,营气不从,经络阻塞,脏腑功能失调。人身气血相辅而行,循环全身,周流不息,当人体感受六淫邪毒、特殊之毒,承受外来伤害,或情志内伤、饮食失节、房室损伤,破坏了气血的正常运行,局部气血凝滞,或阻于肌肤,或留于筋骨,或致脏腑失和,即可发生外科疾病,经络分布于人体各部,内源于脏腑,外通于皮、肉、筋、骨等处,具有运行气血、联络人体内外器官的作用,当各种致病因素引起局部气血凝滞后,则形成经络阻塞,从而反应到人体的体表,产生局部的红肿热痛和功能障碍。郑钦安在《医理真传》中指出三焦之气,分而为三,合而为一,乃人身最关要之府,一气不舒,则三气不畅,此气机自然之理,三焦具有通行元气、水谷和水液的功能,三焦的功能,实际概括了全身的气化作用,故三焦的病理变化反映了上、中、下三焦所包括脏腑的病理变化。张教授即在这三焦气化上探取化机,深得和调阴阳之道。

从三焦功能看,“上焦如雾”,上部者,属于阳位,阳气有余,阴精不足,卫阳固护,营阴内守,营卫互相为用,始自上焦,宣达布散于全身。上部多为风温风热致病,其特点是一般来势迅猛,常见症状为发热恶风,头痛头晕,面红目赤,口干咽痛,舌尖红而苔薄黄,脉浮而数。局部红肿宣浮,忽起忽消,根脚收束,肿势高突,疼痛剧烈,溃疡则脓稠而黄。如头面部的疖、痈、丹毒、淋巴结炎等疾病,善用牛蒡解肌汤加减治疗;

“中焦如沤”,中部者,包括胸、腹、腰、背,是五脏六腑所居之处,也是十二经所过部位,是人体气机升降出入的枢纽,也是气血化生、运行、转化的部位。发于中部的外科疾病,绝大多数与脏腑功能失调关系密切。七情内伤、五志不畅可致气机郁滞,过极则化热生火;或由于饮食不节、劳伤虚损、气血郁阻、痰湿凝滞而致脏腑功能失和。多属气郁火郁,常伴症状呕恶上逆,胸胁胀痛,腹胀痞满,纳食不化,大便秘结或硬而不爽,腹痛肠鸣,小便短赤,舌红,脉弦数。如乳房疾病、搭背、缠腰火丹等疾病,多用柴胡清肝汤加减治疗;

“下焦如渎”下部者,指臀、前后阴、腿、胫、足,其位居下,阴偏盛,阳偏弱,阴邪常袭。寒湿、湿热多见,由于湿性趋下,故下部疾病者多夹湿邪。发病特点:起病缓慢,缠绵难愈,反复发作。常见症状:患部沉重不爽,二便不利,或肿胀如绵,或红肿流滋,或疮面紫暗、腐肉不脱、新肉不生。如臁疮、股肿、下肢丹毒等疾病,俱属湿火湿热,应用萆薢渗湿汤加减治疗。

张庚扬教授提出,“外科三焦辨证”,既与内科三焦辨证相联系,又具有鲜明的外科特点, 对临床应用具有简洁而有效的指导作用。同时,张教授强调虽然“外科三焦辨证”对辨证施治有一定的指导意义,但须结合局部及全身症候、其他病史等,全面分析病情,审别病因,不能单纯拘泥于发病部位。要与阴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