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学术思想 > 正文

治疗疮疡,强调扶正固本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5-12-01 11:03:31 点击次数:1425

扶正,就是扶助正气;固本就是调护人体抗病之本。《景岳全书·虚损》精辟论述“虚损伤阴,本由于五脏,各有所主,然五脏证治,有可分者,有不可分者。如诸气之损,其治在肺;神明之损,其治在心;饮食肌肉之损,其治在脾;诸血筋膜之损,其治在肝;精髓之损,其治在肾;此其可分者也。然气主于肺,而化于精;神主于心,而化于气;肌肉主于脾,而土生于火;诸血藏于肝,而化于脾胃;精髓主于肾,而受之于五脏;此其不可分者也。……故凡补虚之法,当明其阴阳升降寒热温凉之性,精中有气,气中有精之因。”肾为先天之本,脾为后天之本,益阴扶阳,培补脾肾,即可增强人体内在抗病能力,促进生理机能的恢复,就可以达到正复邪退治疗疾病的目的,因此,扶正固本,是中医治则的基本大法之一。

扶正固本在疡科也运用广泛,清代张山雷《疡科纲要·论外疡补益之剂》说“如虚损流痰及腰疽肾俞流注等证,皆为气血俱衰,运化不健,痹着不行,非得补益之力,流动其气机,则留者不行,着者不去。”补法的应用,根据虚证原因是在气在血,在脏在腑,而有针对性地进行补之。气血虚弱者,补养气血;脾胃虚弱者,应健脾和胃;肝肾不足者,宜补养肝肾等。

也常用于溃疡的后期,毒势已去,精神衰疲,元气虚弱,脓水清稀,疮口难敛者。疡科内治法中独特的补托法,即是补益气血,扶助正气,托毒外出扶正固本的治法。疮疡溃后如气血亏少,则脓无化生之源,脓液不生,毒邪不出,变证则起,宜用补托之法。疮疡之阴证,局部暗红漫肿,平坦下陷,根脚散漫不束,难消、难溃、难敛,系因毒气方盛,正气亏虚,不能托毒外达。故而急用补托法。常用方剂托里消毒散加减。

对糖尿病足坏疽,张庚扬教授认为,其发病肇始于消渴,缘于体质素虚,阴阳失调,阴虚火毒炽盛,热灼津血,血行失常,瘀阻下肢脉道,瘀阻日久,脉络闭塞,筋骨皮肉失去气血之荣养,热腐成脓,故坏死感染,遂成本病。该病为本虚标实,故益气养阴,补益气血,应贯穿治疗的全过程。我们拟定的消疽合剂1号,即针对气阴两虚坏疽型的,药物组成有黄芪、人参、石斛、元参、当归、牛膝、丹参、银花、地丁、连翘、白芍、白花蛇舌草。消疽合剂2号,针对气血两虚坏疽型的,药物组成有黄芪、当归、川芎、赤芍、白芍、生地、皂刺、党参、白术、白花蛇舌草、地丁、甘草。方中均重用黄芪,可用至60克。

治疗周围血管疾病常用的方剂“顾步汤”(黄芪、石斛、当归、牛膝、地丁、人参、甘草、银花、公英、菊花),具有益气养阴,和营清热的功用,治脱疽热毒伤阴证,出现皮肤干燥,毫毛脱落,趾甲增厚变形,肌肉萎缩,趾甲呈干性坏疽;口干欲饮,便秘溲赤;舌红,苔黄,脉弦细数等。其中黄芪、人参是益气养阴的要药。“补阳还五汤”(黄芪、当归、赤芍、地龙、川芎、红花、桃仁),具有补气,活血,通络的功用。主要用于治疗半身不遂,属于正气亏虚而致血脉不利者,现在也用于糖尿病合并周围神经病变的患者。方中重用黄芪大补脾胃元气,使气旺以促血行,黄芪可用至120克。

黄芪为补气生血,升阳举陷,益卫固表,托毒生肌,利水退肿之要药。用途广泛,“补中益气汤”黄芪与白术、升麻、柴胡、当归等配伍,调补脾胃,益气升阳,治疗脏器下垂、脱肛等症;“内补黄芪汤”黄芪与麦冬、熟地、人参、白芍、肉桂等配伍,补益气血,养阴生肌。共使气血充盛,促其腐去肌生。治疗痈疽溃后,气血皆虚,患处作痛,伤口不愈。“玉屏风散”,黄芪与防风、白术等配伍,能补益卫外阳气而固表止汗。“防己黄芪汤”,黄芪与防己、白术等配伍,具有补气和利水之功用,用于气虚脾弱,水肿,小便不利。疡科多用生黄芪,补气升阳多炙用。